|
26 ~ 33℃ 雷陣雨轉多云 廣州天氣詳情
客房預訂
入住日期:
離店日期:
預訂

酒店位置

酒店位置

新聞中心

酒店業拼多多”收割市場 OYO低位切入碎片化酒店行業

發布時間:2019-05-05

“到四月中旬,我們渠道的酒店總數是超過8000家,房間總數超過40萬間,”OYO酒店合伙人兼首席運營官施振康在4月下旬接受《華夏時報》在內媒體專訪時透露的這組數據,至少已經讓這個僅僅進入中國市場一年多的連鎖酒店品牌從籍籍無名一躍而起成為規模最大的連鎖酒店品牌之一。

  

施振康對本報記者在內的媒體表示,“如果從單體品牌酒店的規模看,我們在中國市場已經做到第一名;從整個酒店集團來講是第二名,全球可以排到第六位。”曾任法國雅高酒店集團大中華區主席的施振康也是這家飛速崛起的酒店集團管理層中為數不多有著酒店行業實打實管理經驗的高管之一。

  

然而正是這一群來自酒店業之外,有著豐富的快速消費品、制造業、互聯網等行業從業經歷的管理團隊,在2017年11月首次登陸中國以來的擴張速度遠遠超過中國本土上一批成功的酒店創業者十年積累。這樣的覆蓋速度甚至讓人看到此前中國互聯網行業在巨量資本助推下迅速席卷出行、外賣等本地化服務的影子。

  

實際上OYO酒店相比傳統酒店企業而言確實有更為深刻的互聯網基因,不僅僅因為締造過無數互聯網行業巨頭的軟銀、紅杉是其成長背后重要的資本支撐,更因為這家公司從誕生起就處在移動互聯網技術深刻改變諸多行業傳統業態的變革期,不需要像傳統的酒店經營者那樣需要從一磚一瓦、一城一地式的開拓業務版圖。

  

OYO目前所做的更多是建立起一個品牌、一個標準,同時建立起一套系統,然后就可以在高星級連鎖酒店以及中低端品牌加盟酒店之外尋找合適的合作伙伴。盡管經過幾大連鎖酒店品牌十多年的市場“收割”之后,這個行業似乎并沒有給后來者太多的空間以施展,但正如拼多多在電商巨頭混戰中以“農村包圍城市”的方式悄然做大,酒店業在“消費升級”的熱潮中與真實市場的結構性“割裂”也造就了一個被稱為酒店業拼多多的OYO。

  

“我們一直很喜歡把一個事物標簽化,但像拼多多這樣的企業能夠為更多老百姓提供可以接受的價格來獲取商品,本身是一件很好事,”OYO酒店首席人力資源官凌震文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坦言,“在酒店業也存在一個問題是中國的酒店業高度碎片化,非常分散,在大家熟悉的那些知名品牌酒店和連鎖酒店之外有大量的酒店業主在營銷、會員以及平臺化方面缺乏能力,而OYO的出現就是為了幫助這些酒店能有機會幫助他們提升整體服務質量、居住的舒適度,同時提供線上和線下的運營的能力,讓這些一晚上五十元、八十元的酒店入住體驗不那么糟。”

  

在施振康看來,“中國市場‘有品牌’的酒店只占到10%,而美國和歐洲分別是80%和60%,”而“經濟型連鎖酒店的門檻和要求都很高,所以大量的單體酒店雖然有需求,但沒辦法享受到加盟連鎖酒店之后所能享受到的種種服務。”

  

大量客房數小于80間的中小物業,有著旺盛的精益化升級需求,但傳統的連鎖酒店品牌很少關注該市場;與此同時,下沉市場的需求正在逐步增加,但現有供給的不足,使得消費者被迫在位置、品質和價格上妥協,施振康表示,“OYO酒店的快速發展,其實就是在對的時間、用恰當的策略、切入空白市場、依靠創新的商業模式,精準把握并解決了供需兩端的痛點。”

  

正如當年經濟型酒店“收編招待所”而開創出一個全新的市場,OYO的思路也是將大量中低端的單體酒店收編,并進行一定程度的改造和管理,并賦予品牌授權,從而完成在酒店市場和品類上的進一步下沉。

  

之所以能夠實現高速擴張,與OYO并沒有采取經濟型連鎖酒店那種近乎全新再造的改造模式,而是以一種“輕改造”的模式迅速將單體酒店完成轉化有關。

  

“輕改造的方式有利有弊,所以我們也根據業主需求達成不同的合作模式,有些酒店我們會有比較多的投資在里面,對酒店的改造程度也有區別。”施振康透露。

  

在威海一家海景度假酒店,業主向包括本報記者在內的媒體介紹:這家店原本是一家海景度假酒店,在與OYO簽約之后按照OYO方提出的要求對酒店的設施進行了簡單的改造,同時在原有酒店品牌前加入了OYO的品牌標識。同時酒店所使用的備品和布草等消耗品也都通過OYO提供的一個采購平臺進行采購,同時OYO還派出人員進駐直接參與到酒店的管理中。“主要為了確保各方面都符合我們的要求,每個新加入的單體酒店都需要進行一定的指導,”一位駐店代表對本報記者表示。

  

這種模式實際上對酒店而言是一種風險相對較小的嘗試,不需要投入太多資金進行硬件改造就能夠加入一個大的平臺,在運營和推廣方面得到一定的幫助。另一方面OYO則顯露出其骨子里的互聯網基因, 即通過“補貼”的模式迅速將市場鋪開,在與酒店簽約之后會承諾在業績上進行“保底”,一旦業績達不到預期會對酒店進行賠付。同時通過在酒店交易中抽取傭金來獲得收入。

  

“單體酒店加盟我們是零負擔,同時也跟我們的命運綁在一起,”凌震文表示,“高度非標化導致中國大量的單體酒店服務標準和條件千差萬別,我們既然將自己定位為創造更好的旅居空間,就希望通過品牌的力量、專業手段以及技術的力量幫助這個層次的酒店提升運營管理水平,這樣也能提升他們的收入,從而使OYO受益,在行業里面,酒店業主就是我們自己,自己要幫自己,互相幫忙,所以這是個共贏的市場。”

  

但這個模式還有一個重要的基礎就是人,中國酒店業長期以來一直都存在專業性人才匱乏的問題,這也是導致即使同一品牌同一檔次的酒店之間在運營、管理及客戶體驗上往往都存在較為明顯的差別。而面對一個主要面向大量三四線城市單體酒店為目標擴張的平臺而言,這也意味著需要大量的人才投入包括平臺管理、市場開拓以及系統研發等工作中。

  

據OYO方面透露,公司目前員工總數已經超過8000人,雖然對于一個不到兩年的公司這樣的規模已經非常可觀,但如果比對其超過8000家加盟店,并且這些店應該大部分都還是處在與OYO簽約之后的“學習期”,那么實際上對OYO而言目前的員工數量很難匹配其擴張速度的需求。

  

“8000個員工到我們公司,分布在全國290多個城市。其中總部有超過1000人,有超過500人的技術團隊。”凌震文透露,“還需要繼續招收新的人才來進行業務的拓展、酒店運營以及市場營銷方面的工作,但最重要的是技術團隊,目前我們在北京、上海配備了200名全職軟件工程師,技術團隊計劃在短期內擴大到1000人,我們更多通過技術手段來運營,而不是靠人。”

  

但和任何一個短期高速擴張的行業或公司一樣,隨著OYO攻城掠地之下,也伴隨這諸多負面傳言。比如與加盟商之間的解約風波。

  

對此,施振康表示,對于大批業主不續約的傳聞的實際情況有所夸大,“這實際上是一個雙向選擇,大部分業主在續約問題上沒有異議,但有一些沒能達到我們的標準,還有一些我們達不到他們的要求,在合作中肯定會出現一些這樣的情況,但大部分業主都選擇跟我們繼續合作。”

  

盡管OYO在中國的市場前景仍需時間去驗證,但對于上一輪酒店創業潮之后幾乎沒有太多新亮點的中國酒店行業而言,OYO的異軍突起或許能夠起到“鯰魚”的作用,讓競爭格局幾近固化的行業重新激發出新的活力。